大芝加哥地区经历酷寒时刻 华人极端天气放假各有“宅"法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1-31 20:01

人民网讯 据《芝加哥华语论坛》报报道,当地时间1月30日周三,美国中西部遭遇到历史上罕见的低温天气,最低气温达到了华氏零下23度,加上寒风效应,人的感觉会超过零下50度!美国国家气象局称之为“危险和致命的寒冷” 袭击了包括大芝加哥地区在内的美国中西部。学校关门,不少公司放假,让员工“在家工作”,平时拥堵的街道和公路车辆少见的稀少。有网友把现在的芝加哥市笑称为“芝伯利亚”,说它显示出“少有的高冷姿态”。

据报道,芝加哥历史上最冷的日子是1985年1月20日,当时气温为华氏零下27度,而本周三当地华氏零下23度的低气温使这一天在芝加哥最低气温史上排列第五。芝加哥市已出动了供有暖气的公共汽车,把无家可归者送到已经增加了500个床位的收容所。还有270个包括图书馆、体育馆、警察局、社区中心和教堂等有暖气的设施,都对外免费开放。在两天的停课时间内,芝加哥公园设施还将在每天8时半到3时半为青少年儿童办活动。

在大芝加哥的华人华侨们又在这刺骨的酷寒中做些什么呢?由于公司、学校或单位关门,不少华人不得不首次上班时间成为“宅男和宅女”。更有很多华人禁不住好奇心和探索的欲望,竟然在如此寒冷中跑到室外,拿着一瓶开水,在寒风中四处一泼,开水秒变冰雾,煞是好看,有人称之为“水炸冰花”,并且拍照或录影上传朋友圈,引起不少点赞,大家都说,这已经成为芝加哥的一次另类的“泼水节”。

大芝加哥华联会理事长汪兴无,尽管2001年做过心脏手术,这天感到机会难得,竟然冒寒出去转了一个半小时。“在湖边停留了两处,大湖上下,顿失滔滔,烟波浩淼。在湖边快跑,虽然穿了不少衣服,但颇感觉是在裸奔”。“中途曾下车一次到麦当劳如厕,开门时因没带手套,手黏在门把上,还以为门把上有胶水呢!“他拍了几张照片,回家后烧一锅热气腾腾的青菜稀饭,撒上一大把胡椒,就着摘菜卤蛋,”人生的惬意就在这分分秒秒,“他说。

这种天气外出拍照的不仅仅是汪兴无。北美文学网主编苏东波,早上7点多,看到芝加哥阳光灿烂,虽然都说不要出门,他还是好奇地到外面看看芝加哥到底冷到什么程度。走到湖边,看到冰雪交融,艳阳高照,景色非常漂亮,不由自主拿起手机拍视频和照片,拍完感觉寒冷也没有那么可怕。他的感触是:“人要不畏艰险,才能发现美景“。同时苏东波还把大部分时间”宅“在家里,为他即将主办的”猪年春节诗歌对联摄影网络大赛“在思考和做规划。

忙里得闲做美食,是另外一些华人寒冬中不得不“宅“在家里的一大乐趣。在芝加哥生活了多年的美容师葛艾米感觉今年冬天真的是太冷美了。她约上两个闺蜜一起在这天互相切磋厨艺,喝功夫茶,健身。孩子们也欢乐玩游戏,开心的不亦乐乎!在她指导下,番茄蛋花汤、酸辣汤、豆沙馅儿饼、酸梅馅儿饼、越南春卷、芝麻花生糖、提拉米苏,美食一道又一道,令人馋涎欲滴。她14岁的女儿也特别用心的学习每一道菜,”真的是一个有创意的一天“!

但是,更有不少华人即使在这样的不期而遇的“冬日假期”里,仍然全身心忘情于工作。东方中文学校的校长赵霞,平日里在西北大学医学院做计算机工作,周六管理中文学校。她刚忙完不久前的饺子宴,今天在家包三鲜馅饺子给家人补过小年。同时,她还要忙着学校建校13年以来的中国年庆祝活动的筹备,协调中国新年音乐会表演的票务工作,筹划芝加哥的几所中文学校的第一届中文朗诵比赛。。。对她来说,这又是一个紧张而有意义的一天。

旅美画家张立萍,在这一天感觉很好,街上安静,手机信息也少,也不会有人来打扰,很难得静下心来作画。虽然是天寒地冻,但她看着窗外的美景就想用画笔描绘下来。画了一幅雪竹,竹性坚贞不屈,虚心直节,不畏霜雪,有着崇高品质的象征。后来突然看见案子上的几个小石子,就画了几个应景小作。她的作品几乎以假乱真,更是融入了置身在雪景和节庆的氛围中的内心感受。她的画在朋友圈中得到大家的一片赞扬。

“今日芝城静悄悄,路上没车没人闹。冰天雪地三十度,人人呆家不出户。学校公司不上班,今年冬天真是酷!“这是苏东波的一首打油诗。大芝加哥的华人,在这一天,乐观而又有创意地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应对罕见的严寒的挑战。一位从事会计工作的林芳妮女士,特地把她在北京买的一顶红军帽找了出来,在雪地拍照。她说:戴老红军帽子在冰雪地中拍照更能有红军当年过雪山长征艰难的味道,体验人们不畏严酷天气的精神。

据预报,到明天周四中午为止,芝加哥还将面对酷寒的天气。但是好消息也传来了: 本周末,气温将回升到华氏零上45度(摄氏零上7度)。另一好消息是,在为数众多的单位不得不关门的时候,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还在正常上班。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消息是: 没有接到有关领事保护的案件报告,也就是说,在这里的中国公民,当天总体上是安全的,没发生什么事故。华联会主席郑征告诉大家:当地春晚的主要演员即将来芝,而演出当天将是好天气!(记者 张大卫)

(责编:燕勐、杨牧)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